风雨小说网 > 踏天龙皇 > 第两百三十三章 金身大成

第两百三十三章 金身大成

作者:狂砍九条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风雨小说网 www.fengyuxs.com,最快更新踏天龙皇最新章节!

????第两百三十三章 金身大成

????“就凭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能杀得了冥圣?你骗谁呢!”

????“哈哈,老子在杀人的时候,这小子还在娘胎里此乃吃奶呢,还敢大言不惭,来来,小东西,老子就一只手,若不将你如蚂蚱似得摁死在地上,名字就到这写。”

????闻言,黑龙战舰上的上百个九头吞天蟒的弟子纷纷嘲笑起来。

????盖擎苍,铁元,梦空灵,南宫无月,神玄,殷甜儿,冷若欣均是面色阴沉下来。

????经历过遗迹的同生共死,在他们的心里,已经将古踏天当成了神明似得存在,岂容外人亵渎?

????“诸位笑的很开心呀,既然不相信我的能耐,不如跳下来练练?”

????古踏天嘴角噙着一丝冷冽的杀意,淡笑的说道。

????“哼,你以为我们不敢吗?”

????瞬间,有十几个九头吞天蛟的小辈自告奋勇的从黑龙战舰上飞掠下来。

????“古长老,冷长老,大家都是自己人,何须为了小事伤了和气?况且踏天公子灭杀冥圣,四万人看着,难道还做了假不成?”

????九位妖院的执事硬着头皮道。

????古踏天的战力惊天动地,哪怕他们九人,单对单都根本不是对手。

????这动起手来,十几个九头吞天蟒的小辈岂能讨得了便宜?

????若有死伤,彼此彻底撕破脸,他们夹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呀!

????“哼,诸位执事放心,这小子既然有抹杀冥圣的能力,料想在我九头吞天蛟种族小辈的攻势下,最少也能抵挡几招的。”

????古长老和冷长老桀桀冷笑的说道:“当然,所谓刀剑无眼,若有死伤,诸位执事也不要怪老夫两人便是了。”

????之前他们已经了解了大致的事发经过,得知太子丹是死在古踏天的手上。

????因为在道义上站不住脚,无法光明正大的将其斩杀,古踏天主动挑衅,无疑是送对方上路的最好借口。

????“小子,我们已经下来了,你快些出手吧,念在你年幼的份上,我们主动让你三招!”

????“小子,若觉得不是我们的对手,乖乖的如一条哈巴狗似得跪在我们面前摇尾乞怜,我们或许可以手下留情,只将你弄得全身瘫痪。”

????十几个九头吞天蛟的小辈大大咧咧的站着,趾高气扬的说道。

????“谁愿意出手帮我料理这群叽叽歪歪的蚂蚱?记得尸体不要弄的不完整,我要拿来炼丹!”

????古踏天随意的挥挥手,眼皮从始至终都没有正面打量过对峙的十几个九头吞天蛟的小辈。

????“小子,你说什么?这是打不过我们,打算请帮手了?”

????“愚昧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身在何处?此地可是乱妖林,乃我妖族的地盘,谁敢自掘坟墓的给你出手,不要命了吧?”

????十几个九头吞天蛟的小辈眼里都是错愕,转而哄然大笑起来。

????若眼下身处之地是人族的城池,他们或许会顾忌几分,可在乱妖林里,他九头吞天蟒种族就是无上的王。

????谁敢挑衅王者的威严,去偏帮一个弱小的人类。

????“杀……”

????与此同时,小白,冷若欣,殷甜儿,神玄等人身影一闪,抽出随身的兵刃,就朝十几个九头吞天蛟的小辈绞杀而去。

????他们身为人族,反正不是乱妖林的成员,杀完之后随意拍拍屁股走人,根本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况且这十几个九头吞天蛟的小辈嘲讽古踏天,无疑也在打他们的脸,送对方一程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啊啊啊……”

????十几个九头吞天蛟的小辈修为最高也没有达到武王境,如何是对手?惨叫连连中,纷纷倒在血泊里失去了生机。

????“小崽子,你好大的狗胆呀,竟然指使身边一群人族同伴杀我九头吞天蟒的小辈?”

????“九位妖院的执事,铁甲锯鳄,碧眼蟾蜍,蓝甲巨蜥的长老们,还不速速将在场的人族少年给我拿下!”

????怔怔的盯着倒在血泊里的一群小辈,冷长老和古长老勃然大怒的嘶吼道。

????“这……”

????九位妖院的执事和铁甲锯鳄,碧眼蟾蜍,蓝甲巨蜥的长老面面向觎,愣在原地。

????方才他们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过,谁要动古踏天分毫,就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此时若对古踏天动手,岂不是自打嘴巴?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古踏天救过他们的性命,就单单这份交情,他们也不会选择背叛的。

????“九位执事,我九头吞天蛟在乱妖城什么底蕴你们心里应该一清二楚吧?还有,人族和妖族暂时联盟,但也没有允许人族可以随意杀我们妖兽族,你们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九位执事,铁甲锯鳄,碧眼蟾蜍,蓝甲巨蜥的长老,今日你们若不将古踏天和身边的一群人族给我拿下,休怪老夫去妖院,回吞天蛟种族参你们一本,料想你们的下场也非常的凄惨。”

????见到九位执事面露难色,吞天蛟的古长老和冷长老面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抱歉,你们没有机会活着回到乱妖城了,诸位执事长老,那群小的我已经命同伴通通料理了,剩下的这些还是让你们自己来吧。”

????古踏天皮笑肉不笑的道。

????“踏天公子,我们、我们……”

????“踏天公子对我们有救命之恩,况且体内蕴含真龙血脉,迟早会成为我们乱妖林的无上天才,大家听踏天公子的,杀光这群九头吞天蟒的杂碎!”

????九位妖院的执事,铁甲锯鳄,碧眼蟾蜍,蓝甲巨蜥诸多长老满脸的为难,最终咬咬牙也是彻底的豁出去了。

????他们其实很清楚,若听从古踏天的吩咐,猎杀两位长老和其余几十个九头吞天蛟的弟子,等同和古踏天死死绑在一起,荣辱与共了。

????不过眼下的局势,他们只能选择依附一边,权衡之后,通通倒向了古踏天。

????“尔敢?”

????见到一群执事和妖族长老带领数万弟子浩浩荡荡绞杀而来,冷长老,古长老和黑龙战舰上的几十个九头吞天蛟的弟子懵逼了。

????他们纵然打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到,兴师动众的来一趟银甲狮的底盘,问罪一个乳臭未干的人族少年,就遭受到了如此噩耗呀!

????“嗤啦,嗤啦!”

????刀光剑影中,战舰上几十个九头吞天蛟的小辈,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就如摊到的积木牌,成片成片的倒在了血泊里。

????“你们这些混账给老夫两人等着,今日之耻,我九头吞天蛟定然加倍奉还!”

????大势已定,冷长老和古长老当即打起了退堂鼓。

????两人正打算腾飞而起,逃之夭夭,不过梦空灵和神玄显然没有放对方走的想法,身影一闪,挡住对方的去路,大打出手。

????冷长老和古长老修为不凡,但神玄和梦空灵也不是泛泛之辈,加上周遭诸多武王境巨头的夹击,刀光剑影中,连续遭受重创。

????“啊啊啊,畜生呀,畜生呀!”

????“想不到我冷某纵横一世,今日会陨落在你们这等宵小之辈之手。”

????用最后的力气发出两句不甘的咆哮后,冷长老和古长老最终饮恨当场。

????“多谢诸位拔刀相助了,从此刻开始,你们都是我古踏天的朋友,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我古踏天活着的一天,定然给你们最大的照顾。”

????扫视着上百具残缺的尸体,古踏天满意的笑了。

????如今的他,可谓彻底将乱妖林下三天和中三天六大种族彻底的绑在了自己的战舰上。

????“踏天公子言重了,我等的性命都是你救的,出手击杀挑衅你的人,本就是分内之事。”

????九位妖院的执事和几个妖兽族的巨头内心有苦说不出,不过脸上却都是谄媚的笑容。

????“少主,这些尸体如何处理?”

????大战结束,盖擎苍和铁元扫视着战舰上诸多残缺不全的尸首,冷声的说道。

????“将他们身上所有的骨头全部抽出来,凿成碎末,我有用。”

????古踏天开始命人打扫战场。

????等打扫完毕,已经是黄昏落幕的时刻,梦空灵,神玄,殷甜儿,冷若欣也纷纷告辞。

????至于南宫无月的话,则是一同留下,挑选了一件干净的厢房,闭关忙着炼化菩提悟道果,觉醒火灵体。

????难得清闲,古踏天开始筹备炼制龙元丹。

????龙元丹两大药引子,千年冰魄,和龙骨已经准备妥当,助于其他的辅助药材,乱妖林多的是,几个时辰,铁元和盖擎苍就收集完毕了。

????而古踏天两世为人,随着修为的提升,炼制丹药的手法更是炉火纯青,一天不到,就将无暇级别的龙元丹炼制成功。

????在这期间,铁元,盖擎苍,联手九位妖院的执事和铁甲锯鳄,碧眼蟾蜍,蓝甲巨蜥等长老,趁机去了一趟黑木蝎种族的底盘,将人家栖息地的宝贝收刮了个一干二净。

????这点,古踏天就不知晓了,因为眼下的他,也正忙着炼化龙元丹的药力。

????石室内,古踏天盘坐在地上,随着药力的扩散,整个身躯发出了咔嚓咔嚓的炒豆声,恐怖的气血从毛孔渗出,几乎将他陈个人都包成了一个血茧子。

????时间一晃又过去三天,古踏天终于出关了。

????此时的他就这样淡淡的伫立在闭关的石室内,石室周遭的天地都会呈现出不规则的扭曲。

????这是肉身力量达到天地无法承受极限的征兆,也意味着如今的金骨达到了传说中惊天地泣鬼神的十八截。

????松下发胀的金骨,古踏天推开了石室的门。

????凑巧的很,迎面正走过来盖擎苍,铁元和九位妖族的执事。

????“少主,有一位叫夏浅浅的人族姑娘,千里迢迢的来到了我们银甲狮的底盘,说是你的徒儿,要拜见你。”

????“哦?人呢?”

????古踏天眼睛一亮。

????仔细的推算起来,他在乱妖林一共待了十余天,如今大夏城到底什么情况,还真的是完全不清楚。

????“师尊,徒儿终于找到你了。”

????与此同时,前方响起一道少女如黄雀似得叫声。

????只见在几个银甲狮长老的陪同跪下,夏浅浅满脸着急的跑了过来,一路风尘仆仆,甚至连眼眶都带着血丝。

????“怎么了?有事慢慢说,对了,你怎知为师人在乱妖林的?”

????见到夏浅浅满脸的疲惫,古踏天眉头一挑。

????而盖擎苍则是主动去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夏浅浅。